晚上落地接我回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9-12 18:06    次浏览   >

作为双飞家庭,他们眼中最浪漫的事儿是一起飞航班,一起飞行。但他们对此也有清晰的界限:“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这两样必须分开,我们早就说好,绝不能把生活上的事带入工作中。这是不可逾越的红线。”当谈起工作,他们的态度认真而严谨。

(供稿: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能够遇到彼此心意相通的那个人。在俞思超与崔饶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中写满了幸福,最好的爱情、最好的婚姻大概就是这样吧。愿岁月温暖,爱情永如初见。

同为双飞家庭,他们的小家和大多数人不同,他们无法在一起享受周末时间,在同一张行餐桌上共进早餐和晚餐也极为奢侈,但是职业的相同性质却让他们比平常夫妻多了一份理解和包容。在难得相聚的日子里,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小甜蜜。

在爱情世界里,他们是一对结婚不到一年的美满小夫妻;在青岛航空,他们是表现最为优异的乘务长之一。

他们的初识、相知、相恋,是缘分使然,更是命中注定。“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当时他刚来青岛,朋友托他从外地带东西回来,委托我去接机拿东西,就这样认识了,一来二去的联系,感觉对方还不错,进一步了解,缘分使然,走到了今天。”张雅茹的回忆充满甜蜜。

李杨眼中的祝雪琪贤淑活泼,秀外慧中,符合完美妻子的一切标准。而在祝雪琪的心里,李杨的阳光温暖、善解人意是她义无反顾嫁给他的理由。“有天晚上突然提出要带我出去兜风,车里放着我最喜欢的音乐,外面满天繁星,他说就要这样子和我一起白头,等到七老八十了也要每天都过情人节。”

如果说爱情最好的模样是相互扶持,那么最好的婚姻是应该是包容与理解。他们理解彼此的工作,照顾彼此的梦想,对于工作认真严谨,对待生活积极向上,成为彼此眼中最完美的伴侣。这才是年度最佳狗粮:与你在一起,天天都是情人节。

他们在散步的时候,有说不完的话题;拥抱的时候,体会到的是安心和温暖;身处婚姻的围城,依然可以享受单身的空间和自由。

“我们应该算是一见钟情吧,见到一眼就觉得一定要娶她当媳妇。”李杨的话朴实而温暖。面对这样的含情脉脉,祝雪琪的回应也很甜蜜:“他每天都会接我下班,送我上班,落地再晚也会定闹钟跑去接我,不管飞到哪里总会给我带好吃的,慢慢的我们就自然的走到了一起,结果一眨眼六年时间,就这样嫁给了他。”

祝雪琪,27岁,青岛航空乘务长/乘务教员,2015年4月10日加入青岛航空。

23荐闻榜

同为空乘职业的俞思超与崔饶,相识于一次培训学习,之后两人在相处中碰撞出爱情的火花,于是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因有着共同的蓝天理想,他们也会更为理解对方的工作。作为双飞家庭,俞思超与崔饶虽不能像普通小夫妻那样朝夕相伴,但对于爱情与婚姻,他们有自己的保鲜秘诀,那就是理解与信任。

“他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是只要我飞航班,无论多早,他都会起来给我烧水,帮我收拾需要带的东西,送我出门,晚上落地接我回家,婚前婚后一直这样,没有改变过。”张雅茹感动于姜文添的细心和关爱,姜文添独爱张雅茹的理解和包容,“我喜欢打游戏,她送了我一个一直想要的键盘。键盘虽小,但是我清楚这是她对我的了解和理解。”

当爱情落入现实,当生活遭遇工作,李杨与祝雪琪的回答有着年轻夫妇的甜蜜与浪漫,也有着作为乘务长的责任与理性。“选择同行因为对彼此都了解,而且会有共同话题,最主要的是可以互相谅解,很多时候遇到困难可以和他说,碰到烦心的事情也可以和他发牢骚,他都会理解,也会知道怎么去安慰我,因为我所遇到的事情他也会遇到,两个人在一起能够互相体谅,互相帮助。”

恋人们一直都在探索,什么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而他们,自从走进婚姻的殿堂,便开始为对方着想,悄悄地、笨拙的为对方做出一点一点的改变,最后的最后,活成了对方的模样,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有人说,爱情最好的模样应该是你在他/她的面前毫无顾忌,天真的像一个孩子。姜文添形容自己的妻子,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傻白甜”,将其视若珍宝,而她,也读得懂他专属的细心、贴心、暖心。

沈从文曾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爱上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幸运。俞思超与崔饶也拥有这样的幸福与幸运,在最美的青春年华遇到那个正当合适的人。

在休息的日子里,他们会多多陪伴对方,加倍珍惜在一起的时光,还不时制造一些小浪漫。崔饶最不能忘怀的就是俞思超给了她一个惊喜的求婚,而俞思超最为感动的是崔饶在他两年前的生日那天为她精心准备了一个恋爱回忆录,里面记录了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